在线咨询
咨询电话
扫一扫
返回顶部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最新资讯 > 景区新闻

《徐霞客的四天三夜》——浙江作家“徐霞客文化”金华山•兰溪采风作品

一个人的四天三夜意味着什么?差不多是其一年中的百分之一,这个时间如果放到这个人的一生中,就更显得无足轻重了。对于很多人来说,如果不是在战争等特殊状况下,这样的一段时间,充其量就是人生中的一个节点,或其一生小小的缩影。


但凡事都有例外,比如徐霞客金华之行的四天三夜,不仅留下了占《浙游日记》一半多篇幅的田野考察报告,还为后世之人留下了文化旅游的隐形资产:他的溶洞科学考察,大概是国人对于溶洞研究的敲门砖。从我们现在的目光去看,就是徐霞客的游山玩水,游出了境界玩出了花样。


事实上,踞浙中大地的金华山于徐霞客而言并不陌生,加上这次对溶洞的科学考察,他一共四次踏足这江东名山,然而,前三次的履迹就仿佛是前戏和酝酿,只有崇祯九年(1636)十月的这一次,开启了徐霞客溶洞科学考察之旅。这一年,徐霞客49岁,将知天命。



徐霞客的一生,是在路上的一生,其实这世上的很多人,都是在路上的。徐霞客是江阴人,年轻的时候去应试,不第。大概是觉得受到了伤害,或者说志不在此,他开始专注于旅行。在我想来,这一方面是出于徐霞客家庭的富足,另外一方面,可能是天性里的一些东西被激发了,科举的失败打开了他的另一扇门。当他用脚丈量了大半个中国以后,60多万字的《徐霞客游记》被时光留存了下来,并一次次蝶变,给后人带来意料之外的收获。


比如说记录这四天三夜的文字。


从双龙洞这边出来,山上有一段当年的古道,我走了一会儿,阳光从树叶的空隙里洒落下来,让行走其间的人顿起萧瑟之意。古人无法想象我们今天交通的便利,正如我们无法想象当年他们的艰苦和旅途的煎熬。“金华山色与天齐,一径盘纡尽石梯。步步前登清汉近,时时回首白云低。”唐代诗人袁吉诗中的景色,也许是对徐霞客的一种馈赠,然而我们是看景看云,徐霞客是给自己加了任务的:他有着对金华山自然地理考察研究的热忱。


从局外人的角度去看,很难理解徐霞客的这热爱,既非工作,亦没有人逼迫,完全是出于个人的激情。


也许,徐霞客是把大地当作了照见内心的镜子,而山山水水是他胸中的沟壑。比如他登上鹿田时,一种景象让他如此描述:“东北石累累愈多,大者如狮象,小者如鹿豕,俱蹲伏平莽中,是为石浪,即初平叱石成羊处。相传有黄初平见白石乃叱喊‘羊起’,白石遂变成羊群,岂今复化为石耶?”


这种天地之间的遐想带给他的喜悦无疑是巨大的,以致他的笔端轻盈生动、摇曳绰约。国外有科考专家这样评价徐霞客的游记:“徐霞客游记读起来不像17世纪所写的东西,倒像是20世纪的野外勘测家所写的考察记录。”


也的确如此。而在对金华山不吝笔墨的描述中,最令我感佩的是他对“金华三洞”的勘探:“朝真洞以一个孔隙漏下天光为奇,冰壶洞以瀑布溅起无数珠玉为异,而双龙洞则外面有两个门,中间悬着重重石帐幕,水中陆上都奇异,暗处明处都不同寻常。”


我们今天去看洞,在暗河和钟乳石的交相辉映下,由于灯光等的辅助作用,如梦如幻,但当年,这些深藏于山中的洞穴是神秘和难以窥测的,毕竟,靠小小的火把或烛光,对这些洞穴的了解很难深入。我有一个朋友是探洞爱好者,即使是在今天,他每一次出发探险,总要安顿好家里的一切:黑暗深处,毕竟有许多莫测。


除了这三洞,徐霞客还考察了地处九龙的讲堂洞和兰溪的洞窗、白云洞、紫云洞、水源洞。最后,他还根据八个溶洞的优劣作了排序,认为:“双龙洞第一,水源洞第二,讲堂洞第三,紫霞洞第四,朝真洞第五,冰壶洞第六,白云洞第七,洞窗第八。”


金华地区的溶洞英雄谱就此有了定论。人生天地间,忽如远行客。转一年,徐霞客就到了知天命之时,他继续远行,行走中记录下的文字,呈现出了更加具体的徐霞客,那是从他的肉体里脱壳而出的,有如蝴蝶的斑斓。